南通金土地绿色食品有限公司诉南通乡村食品有限公司冒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返回主页 / 旅游资源 / 文化名俗 / 人物 / 事件 / 土特产品 / 作品 / 判例 / 文物 / 政策法规 / 组织机构 / 多媒体库 / 共享工程视频
组合检索            
 
     

南通金土地绿色食品有限公司诉南通乡村食品有限公司冒用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又名】:
【英文名称】:
【颁布单位】:
【分类号】:
【主题关键词】:知识产权

麻虾是独生于里下河地区的一种淡水小虾,因其小如芝麻而得名。多年来,民间常用麻虾熬酱食用,味道鲜美。2000年以前,海安地区尚无企业或个人生产麻虾酱作为商品投放市场。2001年8月金土地公司设立后,使用专利方法生产主产品麻虾酱,并自同年10月起首先使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将该主产品投放市场,同时在该主产品上标识"农门"(文字加图形)注册商标。2002年至2004年,金土地公司的"农门"牌"海安麻虾酱"先后获得"南通名牌产品"、"江苏市场名优产品"、"2002年中国国际调味品专业博览会金奖"等多项国家、省、市级奖项和荣誉称号,并被南通市、海安县的质监部门评为"质量信得过产品"。自2003年起,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海安县支公司连续两年为金土地公司该主产品承保产品责任险。自"海安麻虾酱''面市以来,金土地公司通过多家新闻媒体对公司及该主产品进行宣传报道,并通过多种媒介发布各种形式的广告进行促销,还参加有关产品展示会展示、推介该产品,近3年时间共投入广告费115000多元。由于"农门,'牌"海安麻虾酱"独特的口味、优良的质量,加上宣传促销,该产品在海安城乡和南通地区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和信赖,并销往上海、南京、泰州、盐城、镇江、杭州、大连等大中城市以及安徽、河北、新疆等省区。仅在海安县范围内,金土地公司就设有专卖点40余处,各专卖点门面装潢均突出使用"海安麻虾酱"名称。
    乡村公司自2000年3月登记成立起,麻虾酱亦是其生产、销售的主产品。其在产品上使用"李堡"注册商标,并在瓶贴及外包装上一直使用"麻虾酱"或"李堡麻虾酱"的名称。该公司对该产品进行的广告宣传、新闻报道以及展示、推介等,也一直使用"麻虾酱"或"李堡麻虾酱"的名称。该产品在海安城乡、南通地区亦有一定知名度,在东台、大丰、南京、上海、泰州等地也有销售。
    2003年12月起,乡村公司开始在其销售的麻虾酱的外包装上突出使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金土地公司发现后,认为乡村公司的行为属于冒用其知名商品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其合法权益,遂于2004年4月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乡村公司立即停止销售标示"海安麻虾酱"字样的瓶贴及包装的商品,销毁现有标示"海安麻虾酱"的瓶贴及包装物,并公开赔礼道歉;2、判令乡村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0000元,支付律师调查取证代理费5000元;3、判令乡村公司负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乡村公司辩称:"海安麻虾酱"系地理名称与商品通用名称的组合,仅仅表明了商品麻虾酱的产地,不具有个体上的区分作用。凡是海安地区合法生产麻虾酱的企业,对其产品都可以使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对外销售。本公司自成立以来,除使用"麻虾酱"、"李堡麻虾酱"的名称外,也使用过"海安麻虾酱"的名称,更何况本公司的外包装设计具有显著个性,加上注册商标、企业名称等标示显著不同,根本不会造成消费者的误认,故本公司不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金土地公司滥用诉权,藉此打压同行竞争者。请求判决驳回金土地公司的诉讼请求。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案情事实,应当认定金土地公司生产、销售的"农门"牌"海安麻虾酱"属于包括海安县在内的南通地区乃至江苏省范围内的调味品市场上具有一定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即知名商品。"海安麻虾酱"的名称系金土地公司首先使用,虽然该名称在开始使用时缺乏显著的区别性特征,但经过近3年的使用,该名称已经具有了区别于"李堡麻虾酱''等同类商品的特征,足以表征商品的来源,成为识别商品的重要标志,属于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乡村公司作为同一地区的同业竞争者,擅自使用标示"海安麻虾酱"名称的外包装销售其产品,足以造成一般消费者的误认误购,其主观上具有损害竞争对手、获取不当利益的故意,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法律责任。该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五条第(二)项、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项、第(九)项、第(十)项及第二款的规定,于2004年6月23日作出(2004)通中民三初字第0023号民事判决:
    一、被告乡村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麻虾酱产品上使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
    二、被告乡村公司在《南通日报》上刊登向原告金土地公司道歉的声明,内容须经本院审核,费用由乡村公司负担。如乡村公司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履行该义务,则由原告金土地公司以乡村公司的名义在《南通日报》上刊登道歉声明,内容亦须经本院审核,费用亦由乡村公司负担。
    三、被告乡村公司赔偿原告金土地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5000元。
    四、被告乡村公司承担原告金土地公司因调查乡村公司侵犯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人民币600元。
    上述二、三、四项判决主文,被告乡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一次性履行完毕。
    判决宣告后,双方当事人又自愿达成如下和解协议:
    一、乡村公司不再在其生产、销售的麻虾酱产品上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二、乡村公司赔偿金土地公司人民币5000元。三、金土地公司放弃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通中民三初字第0023号民事判决所确定的其他权益。前述协议已经履行。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本案主要涉及以下四个法律问题:
    一、金土地公司生产的"海安麻虾酱"是否为知名商品。知名商品,是指在特定市场上具有一定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知名商品不是经法定程序评定出来的荣誉称号,而是人民法院和有关行政执法部门在处理个案中认定的法律事实。知名商品反映了某一具体商品在特定市场上的一种知名度,这种知名度涉及特定市场的地域因素和人的因素。因此,知名商品的认定,难以制定出一个适合于各类商品知名的具体标准。实践中,判定某一具体商品是否为知名商品,应根据一定的地域范围如省、地市等特定市场范围内,与该具体商品有销售、购买等交易关系的人以及同行业的生产经营者对该具体商品的知悉程度加以认定。在具体操作中,一般应当参酌该具体商品广告量、销售时间、销售量、市场占有率、声誉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就本案而言,金土地公自"农门"牌"海安麻虾酱"面市以来,即通过多种媒介,对该产品作了大量的广告促销,通过多种新闻媒体作了广泛的宣传报道,在海安、南通及周边地区有较多的销售网点,具有一定的销售规模,其产品使用专利方法生产,质量优良而且稳定,获得政府质监部门的肯定,受到消费者的欢迎和信赖,尤其是作为食品加工企业的产品,保险公司从2003年起已连续两年为该产品承保产品责任险,足见该产品具有良好的声誉。正因为如此,该产品先后获得了多项国家、省、市级奖项和荣誉称号。由此可见,该产品已经在包括海安县在内的南通地区乃至江苏省范围内的调味品市场上具有一定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所以,应当认定"农门"牌"海安麻虾酱"为知名商品。
    二、"海安麻虾酱"是否为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商品的名称是对商品的一种称谓,有通用名称与特有名称的区分。通用名称是泛指所有同类商品的名称,只能表示某种商品的类别,而不能将同类商品中的此商品与彼商品区分开来。特有名称则是个体商品独有的称谓,这种称谓能够将同类商品中的此商品与彼商品区别开来。根据法律规定,只有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才能作为一种代表竞争法意义上的商业标记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三款规定:"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是指知名商品独有的与通用名称有显著区别的商品名称。但该名称已经作为商标注册的除外。"判断一个名称是否为某一具体商品所特有,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虑:1、该名称是否为某一商品的生产经营者创先使用。如已经有生产同类产品的生产经营者在先使用,那么,对其他生产同类产品的任何一个生产经营者来说,该名称就不再具有将自己的产品区别于其他商品的特征,因而也就不具有特有性了。使用在先是确定商品名称是否具有特有性的外在标准。2、认定某一商品的名称是否特有,不能仅仅依据名称的文字含义或文字组合是否具有创意来判断,更不能将其文字组合割裂开来,探求各组成部分的含义是否具有创意,而应当将该名称作为一个整体考察其是否成为明显区别于其他同类商品的特定商品的标识。能否标识特定商品是确定商品名称是否具有特有性的内在标准。3、特有名称与注册商标在法律保护上有所区别。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与商标在作用上有相似之处,即都是用来标识商品来源,但是商标需经过特定的法律程序即注册才能受到法律保护,而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不需要任何部门的核准授予,而是凭借生产经营者的智慧精心设计,用商品的优良质量和周到的服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胜出,具有了显著的区别性特征,因而,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是其生产经营者通过苦心经营而形成的一种市场成果。可以说,特有名称是市场使用的结果,只要一种商品名称在市场上具有了区分相关商品的作用,就应认定其具有了特有名称的意义,就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
    从本案来看,麻虾酱是以麻虾为原料制作的调味酱通用名称,海安是县级行政区域的名称。"海安麻虾酱"是地名+通用名称的组合,从通常汉语意义上看并不具有创意,金土地公司在将其主产品麻虾酱推向市场时,使用"海安麻虾酱"这一名称的确缺乏显著的区别性特征,也不可能在面市之初即自动受法律保护。但"海安麻虾酱"作为一个整体,系金土地公司首先在市场上使用,而且自使用以来,金土地公司在广告促销、宣传报道、产品的包装装潢、专卖点的门面装潢、产品的展示推介等诸方面均凸显"海安麻虾酱"名称,同时依靠其所标识的产品独特的口味、优良的质量广受消费者的青睐,消费者逐渐将"海安麻虾酱"与其生产经营者金土地公司联系到一起,成为特定生产经营者的产品的标识,也就是说,"海安麻虾酱"这一名称基于市场使用的结果,已经具有了区别于"麻虾酱"、"李堡麻虾酱"等同类商品出处的特有性的外在标准和内在标准,即已形成了显著的区别性特征,以至于许多消费者在调味酱的认购和信息传递过程中,识别"海安麻虾酱"的能力强于识别"农门"注册商标,提起"海安麻虾酱",相关公众自然会想起是金土地公司的产品。可见,"海安麻虾酱"的名称足以表征产品的来源。因此,"海安麻虾酱"可以认定为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
    三、乡村公司在其麻虾酱产品的外包装上使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是否属于相同使用并足以造成消费者的误认。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仿冒行为中所称的"使用",是指使商品出处(来源)发生混淆的一种表示。本案中,乡村公司从其主产品麻虾酱投放市场时起,从瓶贴到外包装,从广告促销、产品展示、新闻报道到产品宣传手册等等,一直使用"麻酱"或"李堡麻虾酱"的名称。该产品在海安、南通的调味品市场上也享有一定的知名度。没有证据证明乡村公司在先或曾经在其麻虾酱产品上标示"海安麻虾酱"的名称。乡村公司明知"海安麻虾酱"系金土地公司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却突然于2003年12月起擅自使用"海安麻虾酱"标识的外包装销售其产品,显然属于借用其竞争优势而作的相同使用。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仿冒行为中所称的"误认",系指对产品或服务的来源有误信而言。日本、韩国的不正当竞争防止法、美国的商标法(包括仿冒其他标示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我国台湾地区公平交易法对于误认的要求包括两种形态,一是业已引起误认,二是有误认的危险而尚未实际引起误认。这种规定是比较严密的,能够将仿冒行为消除在初始阶段,并且可以减轻查证和举证的负担,有利于及时有力地惩处仿冒行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对于可能引起误认的情形未予明示,而其措辞更像不包括可能引起误认的情形。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前款所称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包括足以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这种解释是恰当的。这一规定表明,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上所称的误认,包括实际误认和可能误认两种情形,也即仿冒商品只要有引人误认的可能,就可以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不必要求业已产生实际误认。这一解释也为人民法院的审判实践所认同。
    从本案来看,乡村公司在其麻虾酱的外包装上突出了"海安麻虾酱"的文字标识,十分引人注目,按照一般购买者的注意能力,足以造成产源的混淆,即可能将其销售的仿冒产品误认为是金土地公司的知名商品。不仅如此,由于乡村公司成立在先,其生产、销售麻虾酱在先,该公司及其产品在相关市场上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并为相关公众所知悉,该公司在其产品的外包装上擅自使用"海安麻虾酱"的名称,并予以突出的标示,也足以使一般购买者转而误认为"海安麻虾酱"系该公司的知名商品或者金土地公司与该公司存在某种关联,从而淡化金土地公司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导致"反向混淆"。
    综上所述,乡村公司作为同一地区的同业竞争者,明知"海安麻虾酱"系金土地公司的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擅自在其生产的麻虾酱的外包装上突出使用与"海安麻虾酱"完全相同的名称标示,足以引起市场的混淆,其主观上具有排挤与损害竞争对手,获取不当利益的故意,其行为构成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禁止的仿冒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四、该案的赔偿数额如何确定。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所获得的利润;并应当承担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根据该规定,赔偿的依据首先是被侵害的经营者的直接损失,如果该损失难以计算的,就要考虑另一种计算方法,即以侵权行为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作为赔偿损失数额。如果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利润难以清楚计算的,则应由法官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行使自由裁量权,酌情确定赔偿数额。本案中,金土地公司提出以本院查明的2004年2月、3月"海安麻虾酱"销售利润的减少数额作为赔偿依据,但2004年2月、3月正值春节过后的市场销售淡季,季节性因素对销售数额及利润数额减少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金土地公司又未提供该产品于2002年、2003年春节之后同期销售的情况加以对比,故对其损失数额难以确定。而乡村公司也未能提供相应的财务帐目作为审计的依据,其在侵权期间因侵权而获得的利润也难以确定。因此,处理本案的法官根据金土地公司的销售利润率、乡村公司的主观恶意程度、侵权行为持续的时问长短、侵权行为给金土地公司造成的侵害后果的大小等因素,酌定由乡村公司赔偿金土地公司的经济损失15000元,是恰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