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金海耳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王海、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责任公司等不正当竞争管辖异议案
返回主页 / 旅游资源 / 文化名俗 / 人物 / 事件 / 土特产品 / 作品 / 判例 / 文物 / 政策法规 / 组织机构 / 多媒体库 / 共享工程视频
组合检索            
 
     

北京金海耳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王海、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责任公司等不正当竞争管辖异议案

【又名】:
【英文名称】:
【颁布单位】:
【分类号】:D923.4
【主题关键词】:知识产权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海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金海耳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海尔公司) 

原审被告: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大海公司) 

原审被告:杭州祝强医疗保健品有限公司(简称祝强公司) 

原审被告:大众日报社 

原审被告:杭州日报社 

原审被告:安徽日报社 

原审被告:福建工商时报社 

一审案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0)高知初字第33号 

二审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00)知终字第11号 

起诉与答辩: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的金海耳公司与王海、大海公司、祝强公司、大众日报社、杭州日报社、安徽日报社、福建工商时报社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王海在答辩期间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有关管辖权的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应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本案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均不在北京市,作为第一被告的王海户籍所在地也不在北京市,故请求将本案移送有管辖权的法院管辖。 

一审判理和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原告可以选择向其中任意一个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由多个被告,虽然作为第一被告的王海户口所在地不在北京市,但被告之一大海公司的住所地在北京市,属于本院辖区,且王海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原告金海耳公司选择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故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有管辖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八条的规定,裁定驳回王海对本案的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上诉与答辩: 

上诉人王海上诉称:本案的多个被告集中在山东、浙江两省,作为第一被告的我户籍所在地和经常居住地均不在北京,作为第二被告的大海公司也有可能在近期迁址深圳,依据民事诉讼法关于侵权行为管辖地的规定,本着便于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原则,请求撤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0)高知初字第33号裁定,指定此案由其他有管辖权,且适于管辖的人民法院管辖。 

被上诉人金海耳公司未作书面答辩,安徽日报社对此裁定无异议,其他当事人未作书面答辩和提出书面异议。

审判
审判简介
二审法院认为:作为本案被告之一的大海公司的营业执照载明,该公司的住所地是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条24号403室,属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管辖的辖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对侵权案件均有管辖权,且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据此,王海提出的关于第一被告的住所地不在北京市、多数被告集中在山东省、浙江省、大海公司要迁址深圳等上诉理由,均不足以否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依法行使管辖权。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评析
评析简介
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该不正当竞争诉讼是否有权管辖。本案原告金海尔公司起诉王海、大海公司、祝强公司、杭州日报社等当事人不正当竞争纠纷,从案件的性质上可以归为侵权诉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这条规定是从对公民、法人的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这一基本前提出发,同时考虑到方便侵权案件的审理,便于人民法院查明侵权事实及其结果,规定侵权行为地人民法院可以管辖。 

从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看,作为本案被告之一的大海公司的营业执照载明,该公司的住所地是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条24号403室,属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管辖的辖区。对此证据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王海提出的理由,如第一被告的住所地不在北京市、多数被告集中在山东省和浙江省、大海公司要迁址深圳等等,均不足以否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行使管辖权。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对侵权案件均有管辖权,且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情况下,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因此,二审人民法院驳回了王海的上诉理由,维持了原裁定。 

审判实践中当事人为了取得某一地人民法院的管辖,依据民事诉讼法地域管辖的规定,将不应参加诉讼、但是住所地在该地的当事人列为被告。本案二审合议庭为查明原告指控大海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是否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调取了原告金海尔公司起诉中涉及的祝强公司与大海公司的合同书。该合同书的前言部分即指出是“为打击、制止违法销售金海耳降压仪的行为,维护祝强公司和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祝强公司委托大海公司调查并检举违法销售金海尔降压仪的行为”。为上述目的,祝强公司委托大海公司接受消费者的投诉、开展调查、协助索赔、在报纸上发布警示信息等。大海公司依据双方的合同,从事受委托的行为,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参与了金海尔公司与祝强公司、王海等当事人的商业竞争行为,因此,金海耳公司起诉王海、大海公司、祝强公司,以及相关报社,在诉讼程序上,包括立案和管辖权的确定,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对该案确定管辖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也应当予以维持。